APEC成立25年來,首次針對全球價值鏈制定政策性、綱領性文件
  □本報記者 梁現瑞 劉川
  11月8日,外交部部長王毅、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新聞發佈廳舉行記者會,介紹亞太經合組織第26屆部長級會議有關情況。高虎城表示,會議已成功就《促進亞太地區全球價值鏈發展戰略藍圖》和《全球價值鏈中的APEC貿易增加值核算戰略框架》兩大倡議達成共識,這是APEC成立25年來首次針對全球價值鏈制定政策性、綱領性文件。
  兩大文件,前者是目標安排,後者是實現路徑,宣告全球價值鏈已經從理論研究走向具體實施。那麼,深處內陸的四川企業,尤其是出口加工企業該怎麼看?怎麼辦?
  怎麼看?
  處於製造節點的中國企業價值將被重新認識
  一臺市場售價299美元的IPAD,負責研發和營銷的美國公司拿走160美元,提供關鍵零部件的日本公司拿走130美元,剩下的9美元,是留給負責組裝和包裝的中國企業的。
  這樣的產業分工格局下,中國的加工企業付出大量人工和環境成本,最終除了得到一個出口數據外,真正的利潤很少。形象地說,就是“人家吃肉,我喝湯”。
  西南財經大學國際商學院副教授逯建認為,受到互聯網推動,產業全球分工越來越明細,但在傳統背景下,價值鏈和產業鏈並不完全吻合。有技術、有創意、有資本的國家和企業分得的利益多,而付出勞動力和環境成本的國家和企業分得的少。
  促進全球價值鏈發展,根本目的就是改變上述價值分配格局,提升處於傳統價值鏈中低端企業的附加值。
  “這樣的提法振奮人心。”長虹公司企劃部部長、新聞發言人劉海中表示,全球價值鏈也是全球商業鏈,將研發、製造和交易三個環節打通,互為利益,這就意味著在全球分工合作和區域經濟合作的格局下,處於製造節點的中國企業價值將被重新認識。這對包括川企在內的中國企業,尤其是加工出口企業是一個很大的利好。
  怎麼辦?
  加強與同樣環節的國家和地區合作
  推進全球價值鏈的重構,政府和企業該怎麼做?
  高虎城表示,在經濟全球化大背景下,國際資本等生產要素通過跨境投資、離岸貿易和外包業務進行重新配置,形成了“全球價值鏈”,帶來了貿易形式的變化。但現行國際貿易統計仍以傳統貿易形式為基礎,難以準確反映全球生產鏈的全部過程,也沒有考慮經濟全球化情況下國際貿易出現的上述變化,無法全面體現貿易對就業和收入方面的作用,一定程度上誤導了政府的貿易政策。因此,當務之急是對國際貿易統計做出適當調整。
  這次部長會議已達成共識,首先要構建全球價值鏈中的APEC貿易增加值核算戰略框架,推進國際貿易統計制度改革。“全球價值鏈問題不僅僅是貿易統計問題,也是一個貿易政策問題。”高虎城說,推進國際貿易統計制度改革的同時,全面推進投資、服務、中小企業等領域的合作,探索制定適應全球價值鏈發展的貿易和投資政策,加強經濟技術合作和能力建設,幫助發展中成員從全球價值鏈的上下游各個環節受益。
  劉海中表示,推進全球價值鏈重構,加強與處於價值鏈同樣環節的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合作至關重要,讓不同價值鏈的經濟體都能從全球價值鏈中獲得利益共享的訴求。這需要政府、組織、機構等在政策導向和牽引、資源匹配、環境營造等方面去促成。
  (本報北京11月8日電)
  (原標題:“人家吃肉,我喝湯”不可行了)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x99zxng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