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丘北幼兒園中毒事件追蹤
  中毒兒童已脫離危險 毒鼠強來源仍不明
  3月21日,雲南省丘北縣城颳起陣陣寒風,縣人民醫院也恢復了往日的秩序,在二樓的留觀室內,中毒的5名兒童已經脫離危險,但毒鼠強來源依然不明,相關部門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三名危重兒童已經好轉
  丘北縣人民醫院主治醫生楊家利告訴記者,現在患者的情況都很穩定,沒有抽搐,神志清楚,即便是最初情況最為嚴重的範某某,目前生命體徵也很平穩,“我們將繼續觀察,進行保肝、解毒。”
  擔心了將近三天的家長張傑終於舒緩了緊繃著的臉。他一隻手撐在床頭,慈愛地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兒子張某。
  在另一個留觀室,早就轉到一般病房的王某和李某某,臉色已經大為好轉。
  前一天還沒有自主呼吸的範某某已經沉沉地趴著睡著了,“他就喜歡這樣睡覺。”範建明告訴記者,範某某早上喝了點牛奶,但還在說肚子痛。對此,楊家利醫生表示,這是輕微腹痛,在孩子可承受範圍內。
  毒鼠強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21日早,記者趕到距離丘北縣城50多公里的雙龍營鎮平龍村佳佳幼兒園。記者看到,幼兒園裡,用繩子把易拉罐串起來就成了孩子的玩具,空地上還擺放著幾個黃色、藍色的塑料玩具,一個塑料滑梯非常顯眼。在幼兒園的一角有一個豬圈,當地人說養豬是用來改善師生伙食。
  20日中午,家長們紛紛懷疑有人在水裡投毒,當天晚上警方宣佈初步調查結果顯示,這起中毒事件是一名兒童從外面帶來零食到校園裡分食發生的。此後,毒鼠強和零食就成為諸多媒體和社會關註的焦點。
  據記者瞭解,作為一種毒性極強的毒藥,我國從未正式批准毒鼠強的生產。平龍村委會的多名村民告訴記者,村裡的小賣部不賣毒鼠強,只賣洗衣粉、牙膏牙刷等日常用品。
  記者瞭解到,佳佳幼兒園每天提供早餐、午餐和水果,除此之外,再無其他零食。丘北縣教育局副局長馬躍表示,按照規定,學生不能從校外帶零食進入幼兒園,但由於幾名教師都被警方控制,記者尚無法證實佳佳幼兒園是否有並落實了相關規定。
  “毒鼠強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幾名中毒兒童的家長均表示很茫然,而從雲南省到丘北縣甚至雙龍營鎮,公安機關正在全力以赴地進行案件偵破工作,希望早日解開“毒鼠強”之謎。
  事發幼兒園緣何“裸奔”經營
  馬躍介紹說,從創辦至今一年多時間內,佳佳幼兒園都是在沒有資質的情況下辦學。但他同時表示,教育部門沒有行政執法權力,只能發通知給他們,鎮中心校多次督促辦理審批手續,可能因為家長的需要,該幼兒園一直開辦。
  幼兒園興辦人黃永機的丈夫李勝祿則表示,幼兒園曾多次向戈寒中心校和丘北縣教育局申請簽訂安全協議和辦園協議,卻沒有被接收。
  “為了簽訂這個辦園協議,我們去了三次教育局,不同意辦理卻不告訴我們理由。”李勝祿介紹。佳佳幼兒園的直接指導單位、戈寒中心校校長高存輝否認了李勝祿的說法,他表示佳佳幼兒園從來就沒有提交過安全協議的申請。“以前他們的辦學條件只有八到十平方米,顯然不符合條件。”高存輝說,即便如此,以前佳佳幼兒園也只是口頭上提了一下要申請,“去年八月搬到平龍後提都沒有提過了。”
  據新華社
  ■評論
  幼兒園出事後別讓“孩子去哪兒”沒答案
  民辦幼兒園的問題近日集中爆發。對於包括民辦幼兒園在內的民辦教育,國家的政策是鼓勵的,民間確有旺盛的需求,民間資本也願意介入發展普惠型幼教機構。按理說,民辦幼兒園的發展應該是具備得天獨厚的條件。但是,屢屢曝光的案例和亂象,折射出學前教育責任與投入的巨大反差。
  在過往的案例中,“幼兒園出事——社會關註——輿論譴責——政府整治”成為一種慣性模式,但是,媒體有限範圍的關註和譴責、政府一陣風的整治,並不能從根本上遏制民辦幼兒園的亂象,也無法真正改變民辦幼兒教育的困境。只要適齡兒童還面臨“出事幼兒園關停了去哪兒上學”的問題,只要民辦幼兒園政策繼續維持“又要馬兒跑又不給馬吃草”的原則,出台再多的臨時性措施都是枉然。
  客觀地說,不少地方政府在加大教育投入方面都作出了一定的努力。但是,面對多年來欠下的巨債,還是任重道遠。加大教育投入不是一句空話,也並非蓋大樓或者把“民辦”變“公辦”就能解決,考驗各級政府部門的智慧與擔當。 據新華社
  (原標題:中毒兒童已脫離危險 毒鼠強來源仍不明)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x99zxng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